您的位置: 巴彥淖爾信息港 > 娛樂

伊朗前外長談美封殺伊朗石油各個國家應該尋

發布時間:2019-03-24 16:44:02

2018年7月14日,北京,伊朗前外交部長哈拉齊在第七屆世界和平論壇期間召開發布會。 澎湃 李怡清 圖

2015年7月20日,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伊朗核協議。而今,三年不到,這份曾廣受贊譽的協議卻掙扎在生死邊緣。

繼今年5月宣布退出伊核協議,美國對制裁伊朗和從伊朗進口石油的國家態度強硬。據彭博社7月14日援引一份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財長姆努欽給歐洲國家的回信稱,美國正視圖對伊朗施加 前所未有的財政壓力 ,在伊朗政策出現 切實的、可證明的、可持續的轉變 之前不會松懈。

在這封信件中,美國拒絕了歐洲盟友英國、法國、德國對于美國豁免其進口伊朗石油的要求。

對此,在7月15日舉行的第七屆世界和平論壇期間,伊朗前外交部長哈拉齊向澎湃()表示,各個國家應該尋求他們的自身利益,而不是追尋美國政策的腳步。 我相信大多數國家會這么做,他們會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

美伊各自加緊游說

過去數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他的歐洲盟友進行了廣泛的探討,伊朗核協議是他們談論的議題之一。同一時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到訪中東國家阿聯酋,就伊朗問題發出了強硬表態。

在美國與盟友密切溝通的同時,伊朗方面也正加緊游說。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外交事務高級顧問韋拉亞提(Ali Akbar Velayati)從12日開啟了外訪之行,第一站就是莫斯科。韋拉亞提稱,他將向俄羅斯總統普京轉達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和總統魯哈尼的信。

這是伊朗高級官員近期密集出訪的一部分,伊朗前外長哈拉齊此前已前往西班牙、梵蒂岡、意大利、德國等國進行商洽。

在7月16日舉行的美俄兩國領導人會晤中,伊朗核協議料將成為兩國領導人談論的重點之一。

美俄兩國同為三年前伊核協議簽署方。

伊朗前外長談美封殺伊朗石油各個國家應該尋

當下,在美國呼吁全球共同努力,迫使伊朗石油 零出口 之際,俄羅斯或將相背而行。

據英國《金融時報》7月13日消息,俄羅斯正準備向伊朗石油與天然氣行業投資500億美元。

韋拉亞提透露,一家俄羅斯石油公司已經同伊朗簽署了400億美元協議,并 即將實施 ,此外,兩家俄羅斯大型石油公司也已開啟與伊朗石油部的磋商,將簽署總值達100億美元的合約。

報道稱,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俄羅斯官員確認了這500億美元的投資計劃。

根據國際能源機構統計,今年5月伊朗的原油出口量約為每天240萬桶,亞洲買家占據其中約三分之二,其余則運往了歐洲。

伊朗是主要的原油生產國,我們有很多傳統的買家和顧客。美國對這些國家進行二級制裁,實際上是對這些國家的侮辱。 哈拉齊對伊朗石油的銷路頗具信心。

重新談判希望渺茫

然而,盡管哈拉齊表現得信心滿滿,面對美國的強硬制裁,伊朗或許仍將不得不面對一段艱難時光。

以道達爾為代表的歐洲大型石油企業在美國的制裁威脅下已率先選擇 站邊 美國,著手出售在伊朗項目,英國BP石油公司同樣躊躇觀望。日本、韓國等伊朗石油的亞洲大買家、美國的亞洲盟友,也正試圖向美國求得一張 豁免卡 。但美國至今未對盟友的這一需求松口,仍強調要迫使伊朗石油 零出口 。

這是特朗普的極限施壓政策,美國的最優方案是迫使伊朗重新談判伊核協議,在原協議的基礎上修改 日落條款 。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研究員潛旭明向澎湃分析道。

當前,伊朗正面臨巨大經濟困局,伊朗貨幣里亞爾隨著美國的制裁聲浪而暴跌50%,伊朗物價則飛速上漲,近幾個月內,伊朗國內肉、蛋、奶、水果等食品價格上漲近50%,民生水平愈發低迷。在去年底和今年6月,伊朗已兩度因物價上漲而爆發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

如果11月4日之后國際社會都不再進口伊朗石油,伊朗將面臨極大的經濟危機,也將進一步威脅到魯哈尼的政權。伊朗的最優選項還是與美國談判。 潛旭明補充道。

今年5月8日,特朗普正式宣布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并重啟因伊核協議而豁免的對伊制裁。6月26日,美國再度一聲令下,要求所有同盟國于11月4日之前完全停止自伊朗進口原油。

在2013年至2015年的美歐對伊嚴厲經濟制裁期間,伊朗石油出口量僅為至每天100至150萬桶,大大限制了以能源為重的伊朗經濟,如若伊朗石油未來不得不走向 零出口 ,無疑將面臨更大困境。

如果伊核協議就此瓦解,將會產生更為廣泛的問題,也將導致伊朗境內更大的經濟危機,因而我們必須持續支持這一協議,通過這樣的方式才能促使伊朗改變現狀。 歐洲對外關系委員會主任馬克 萊昂納德(Mark Leonard)認為。

過去一段時間,英法德三國在向美國尋求豁免的同時,努力與伊朗溝通意圖修改部分協議內容,將美國重新拉回協議框架內。

然而就在一周前,伊朗總統魯哈尼在與德國總理默克爾的交談中表示,英法德三國提出的一攬子方案 缺乏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和持續合作的具體方法 , 令人失望 。

除了難以協調的方案細節,圍繞伊核協議的重新談判還將面臨伊朗國內的阻礙。一方面,本就對3年前的伊朗核協議頗為不滿的伊朗強硬派人士難以接受伊朗再度對美妥協,另一方面,美國退出伊核協議的舉動也為后續談判削弱了伊朗民眾的支持度。

兩國再次協商談判是需要已雙方的信任為基礎,而伊朗和美國之間目前并沒有這樣的信任。 哈拉齊向澎湃直言,不僅美國在阿富汗問題上曾有對伊朗失信的經歷,在宣布撤出核協議之前,美國也沒有履行它作為協議成員國的義務。 伊朗人已經不再信任美國了,在此背景下,兩國間沒有重新協商的基礎。

當前,為了應對伊朗石油 零出口 可能出現的市場緊缺,沙特已遵循美國要求大幅增加石油產量,達到1080萬桶/天的歷史最高水平。但此舉并未能緩解國際石油市場對不確定的前景產生恐慌情緒。

尚不清晰的特朗普中東政策

更為外界所不確定的,還有美國政府的整體中東政策。

在這方面,美國國內有很多看法,在特朗普政府內部也有很多不同的看法。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近東研究教授海克爾(Bernard Haykel)在清華大學世界和平論壇 中東和平之路 小組討論中指出,尚不清楚特朗普政府想要采取怎樣的中東政策, 目前看起來,他并不希望增加(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也不希望減少軍事存在。

特朗普上臺后,盡管多次強調要減少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存在,但并未展開實質性舉動,還兩度對敘利亞發動導彈襲擊。此外,他宣布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攪動地區局勢。

美國對中東的政策,對伊朗的政策,都展現出了消極的趨勢,這一趨勢會給地區帶來很多問題。 巴基斯坦前外交國務秘書里亞茲 霍哈爾(Riaz Khokhar)指出。

特朗普的 大秀 正在上演,引起了轟動。 對于即將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上演的 特普會 ,哈拉齊并不認為雙方能夠達成什么具體成果。

我認為美國還并沒有一些深遠考慮的答案。 海克爾補充道,唯一清晰的是,特朗普在與奧巴馬政府反著干。

猜你會喜歡的
猜你會喜歡的
ag8.com亚游 - 和ag亚游相同的网址游戏